东南亚动态

全球食油短缺马国乘势推销棕榈油 学者:慎防大量出口导致国内缺货

印尼禁止棕榈油产品出口后,马国随即大力推销同类产品并获得可观收益。图为雪兰莪州加埔一处油棕园的工人今年1月采收盛产的新鲜油棕,准备送到炼油厂提炼成原棕榈油。(彭博社)
印尼禁止棕榈油产品出口后,马国随即大力推销同类产品并获得可观收益。图为雪兰莪州加埔一处油棕园的工人今年1月采收盛产的新鲜油棕,准备送到炼油厂提炼成原棕榈油。(彭博社)

字体大小:

全球食用油市场近几个月来由于供应短缺而涨价。俄罗斯今年2月入侵乌克兰后,葵花籽油的供应锐减。印尼禁止出口棕榈油后,马国就开始积极向全球各国促销这类产品。

俄乌战事导致全球食用油短缺而价格高涨,印度尼西亚又禁止棕榈油出口,全球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马来西亚随即乘势推销棕榈油与相关产品,希望带动国家经济表现。不过学者提醒,棕榈油目前虽然行情看俏,但马国须慎防大量出口导致国内缺货。

全球食用油市场近几个月来由于供应短缺而涨价。俄罗斯今年2月入侵乌克兰后,葵花籽油的供应锐减。

印尼则在4月22日宣布禁止棕榈油出口,导致25日的全球食用油价格猛涨。后来传出消息指当局只禁止精炼棕榈油出口让市场松了一口气;但27日再改出口禁令,也禁止出口原棕榈油和其他棕榈油产品。

印尼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全球约60%棕榈油来自印尼,产量仅次于印尼的马国占24%。换言之,两国的棕榈油出口量占全球约84%。印尼禁止出口棕榈油后,马国就开始积极向全球各国促销这类产品。

全球最大独立监测机构Intertek的货运统计数据显示,马国今年5月首10天的棕榈油出货量达39万零938公吨,比4月首10天的出货量高出四成。需求量高使得原棕榈油价格周三上涨2.3%,达到每公吨6461令吉(约2051新元)

种植及原产业部长祖莱达5月6日表明,俄乌战争导致许多高度依赖葵花籽油的欧洲国家转向棕榈油。“我们不想错过化危机为转机的机会。”

欧盟之前指油棕种植是造成森林被砍伐的主因而限制使用棕榈油。不过,俄乌战争迫使一些欧洲国家重新使用棕榈油。数据显示,马国本月运往欧洲的棕榈油比上月增加120%,达到12万9815公吨。

原棕榈油价格高涨 马国内食用油价格攀升

然而,原棕榈油价格高涨也导致马国国内的食用油价格攀升。马国的食用油分为纯棕榈油与混合油。纯棕榈油的价格受政府严格管制,五公斤装顶价29.7令吉。不过,棕榈油、花生油和芝麻油混合而成的食用油价格由于不受管制,五公斤装的价格已经从疫情前约20令吉,涨至今年初的38令吉,5月以来更涨至45令吉。一公斤装的各类食用油也不时断货,政府因此限制民众每次购买的数量。

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告诉《联合早报》,冠病疫情严重冲击马国经济,也拉低了令吉汇率。因此马国政府非常欢迎所有能创收的领域。“印尼禁止棕榈油出口导致价格高涨,马国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努力促销棕榈油。”

胡逸山也是马国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他认为,马国政府大量出口棕榈油赚取外汇之际,也不能忽略国内需求,尤其要避免出现像印尼食用油短缺的情况。

马国约590万公顷油棕园之中,近四成或约230万公顷属于近26万名小园主。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受访时说,政府固然应该抓住商机,但更重要的是解决小园主面对的劳工短缺、肥料等成本上涨的双重打击。“如果缺乏人手,即使油棕丰收也没法采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