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入户消杀触碰中国文化人底线?

一段视频显示,江苏徐州睢宁县一居所被入户消杀,两三个大白对着打开的冰箱、地板、电视、沙发上喷大量消毒剂。客厅地上一片狼藉。(视频截图)
一段视频显示,江苏徐州睢宁县一居所被入户消杀,两三个大白对着打开的冰箱、地板、电视、沙发上喷大量消毒剂。客厅地上一片狼藉。(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大上海保卫战”不见尽头,虽然染疫人数逐渐下降,但上海防疫措施不松反紧。网民说,上海式抗疫50多天,市民前半截最担心就医与物资保障问题,后半截最担心被“静默”“易烊千玺”(一阳迁徙)和“削你”(入户消杀)。

一段大白入户消杀的视频疯传后,有上海市民引述朋友的话称,如果在他藏有珍贵书画的家中消杀,他就从楼上跳下去。看来,入户消杀触碰了文化人的底线,或也逾越了所有市民的忍耐度。

令民众人心惶惶的消杀视频

大白在公共场所、居民区走道消毒,是这两年经常看到的画面。但直接“登门入室”,进入居民家中大肆喷洒消毒剂,倒不多见。

大白在公共场所进行消毒,是这两年经常看到的画面。4月21日,上海浦东三栖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队员在浦东新区长岛中学内进行消毒作业。(中新社)

一段防疫人员入户消杀的视频前两天在网上热传。事发地点是江苏徐州睢宁县,约一分钟的视频显示,两三个大白对着打开的冰箱、地板、电视、沙发上喷大量消毒剂。客厅地上一片狼藉。

不少网民质疑入户消杀的必要性与科学性,也有人认为,防疫人员将居民生活物品随意处置,消杀过程过于粗暴。

江苏徐州睢宁县宣传部工作人员昨天回应称,视频是根据当地防疫政策,对阳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住所进行终末消毒,消杀全程录音录像,按专家指导意见结合消杀要求执行。冰箱内物品按要求处置,事后也已为居民补偿食品及消毒礼包。

据传,入户消杀的事件也发生在上海,甚至涉及检测呈阴性的家庭。上海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西成里还传出强制入户消杀事件,引起民众人心惶惶。

一张在推特上发布的照片显示,两名防疫人员试图翻居民楼的窗户入室。转发该照片的网民写道,上海一个朋友介绍说,现在搞入室消毒,主人隔离在方舱不肯交钥匙,就强迫入室了。

网民称,上海有防疫人员试图翻居民楼的窗户入室进行消杀工作。(互联网)

文化人的抗议

不少网民质疑、批评入户消杀的行为,而个别文化人的反弹最大。家住上海、网名为“敦煌妖迹”的微博博主前天写道,他父亲是老一代漫画家,一辈子嬉笑怒骂、跟幽默打交道,但最近通话时声音十分沉重,“开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好难过呀。”

父亲说,现在一人阳性,全楼转运。这就算了,但他们会拿着你的钥匙,直接进门消杀。“我们家要是被人进来,全方位地喷消毒剂,我的书怎么办?我的画怎么办?我收藏的那些卷轴、国画,怎么办?”

父亲还说,有个老朋友家里藏书过万册,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进门消杀,他恫言就从楼上跳下去。“上海文联的某老师说,家里有吴昌硕、齐白石的真品,如果被进门消杀,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知识分子,有很多人一生的心血和情感,全都在这些书、这些画上面,假如一套宋版的《论语》,一幅张大千的山水,一件西周的青铜,这些东西被无差别地喷上了消毒剂,一遍两遍三遍,光是想象一下,都可能会出心脏病了……真的是要了他们的命了。”

最后,父亲感叹,他们老一辈的知识分子真的没有用,但并未解释。这名博主写道:“我大致能感觉出来,那一种秀才遇到兵的屈辱,和那一种螳臂当车的悲凉。毕竟,他曾经自傲漫画是投枪匕首,但他现在却在劝我,网上写文章,不该说的不要乱说,不要逞一时之快。”

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5月9日发微博称,说入户消杀就跳楼的是前上海电视台主持人叶惠贤。但许子东今天又澄清,跳楼的话其实是叶惠贤助理开的玩笑话。但不少网民留言表示许子东“被那个啥了”(被警告)才这么说,纷纷留言“许老师保重”。

也有网民认为,文化人的古董字画当然珍贵,但普通老百姓家里的“第一封情书”“爸妈的书信”“记录成长的相册”也一样珍贵,需要得到保护与尊重。

上海女作家格十三今天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那些本来忙着在团购群里找各种物资的女人们,这两天都在忙着找“贵重物品保护指南”,担心自己成为密接被拉走后,家里要被入户消杀。

一些网络商店开始热卖各种大小的塑料保护套,以防止衣服、书籍等在入户消杀过程中受到损坏。(互联网)

官方的解释与安抚

上海市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副组长、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副主任金晨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开展入户消毒是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在部分老旧小区,如果感染者与邻居共用厨房及卫生间,共用厨卫的住户室内也需要消毒。

金晨称,在入户消杀工作前,工作人员会与居民做沟通,了解贵重物品等需要特别注意对象,争取他们对入户消毒作业的理解和配合。

他建议,居民要先关闭各类电器电源,避免造成电器线路的短路;可对贵重物品提前遮挡或打包存放,并按照30天不开启的要求存放。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今天刊文强调,执行入户消杀应当细致稳妥,不能无差别、粗糙化,“万一像珍藏的书籍、字画这类物品弄坏了,赔食品礼包也没啥用啊。”

文章建议消杀过程要有一套细致的流程,这样较为稳妥规范,“为的就是既能科学消杀,又打消居民心中不安。”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文强调,执行入户消杀应当细致稳妥,不能无差别、粗糙化。(互联网)

逾越民众的底线

网民对于官方的解释与安抚并不买账。事实上,人们抗拒的,除了“消杀”对私人财产的破坏,更是“入户”这个行为。

格十三在文章中就挑明了这一点:“大多数人的恐慌来自于因对抗病毒而产生的无数未知行为,尤其是最近这个阶段,陷入了更大焦虑——无法保护自己最后的堡垒——家。人们这么大怨言,不是不配合抗疫,而是这种不科学、无厘头的行为,触碰到了人民安全感的底线。”

微信公众号“西坡原创”昨天在题为《入户消杀击溃了中国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的文章写道,家是中国人的最后一块阵地。房子不仅是中国人的避难所,也是中国人的市政厅,中国人的教堂。当教堂被糟蹋成猪圈,人的崩溃就难以避免了。“了解了这一切,才能明白,为什么那几个野蛮入户消杀的短视频,能击溃那么多人的心理防线。”

文章最后总结:“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团结一切中国人的,那就是保卫中国人对家的信仰。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刺激中国人的,那就是践踏中国人对家的信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都是爹妈生养的,没人不该懂这个道理。”

防疫人员5月1日在上海市宝山区呼玛三村对各个楼栋进行消杀作业。(中新社)

不止中国人,世界各地的老百姓都应该懂这个道理。中国教育部全国青少年普法网去年1月20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介绍了18世纪英国首相老威廉·皮特1763年在国会的一次演讲,题目是《论英国个人居家安全的权利》。

讲稿中有段脍炙人口:“即使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能够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淋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文章称,“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道出了一个基本常识,那就是公权力和私权力有明确的的界限……公权力进入私领域有一个原则,那就是“非请莫入”。私人事务没有请求公权力救济,政府不能介入。

按上述说法,无论居民有没有文化,只要没有行使请求权,一国之君都不能入室,更何况入户消杀的大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