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效应冲击两岸经贸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社论

3月底上海为了控制突发疫情,突然宣布严格的封城措施,限制人员移动,上海附近工厂的生产立即受到明显影响。上海是中国大陆第一大港口,在商品出口与原物料进口双重受限的情况下,进一步冲击附近工厂的生产与出口。现在上海疫情逐渐受到控制,城市逐渐解封,5月上旬工厂的复工率已经达到七成,但因原物料供应不足,大部分企业的产能还是无法完全恢复。由于上海、昆山与苏州等地是台商聚集之地,上海封城已对台商和两岸经贸产生严重冲击。

先从大陆的出口来看,3月份出口仍成长14.7%,4月受到疫情、尤其是上海港口封锁的影响,出口增幅大幅下滑到只剩下3.9%。虽然5月上旬上海逐渐解封,大部分厂商的产能仍然受到限制,可以预期大陆5月的出口会比去年缩水很多。

事实上,今年第1季上海市的GDP增幅只有3.1%,不但低于全国第1季的4.8%,更比去年上海第1季的17.6%低了很多。疫情使得上海第2季的出口大幅下滑,上海的GDP增幅势必再降低,且同时拉低大陆全国GDP成长率。

上海封城不但影响出口,且因一些重要的原物料和零组件进不来,造成附近内外资工厂生产瓶颈。以汽车业为例,一些重要车用电子难以进口,加上员工无法顺利上班,上海地区汽车大厂的生产明显受阻。例如4月上海特斯拉产量只有1,512辆,即较3月少了97%。不止是上海的汽车厂生产受到影响,包括长春和武汉等汽车生产大城也受到波及,因为需要从上海进口的汽车电子零组件也多无法足量供应。

上海是大陆台商的大本营之一,尤其是电子五哥的主要工厂都设在上海及附近地区。设在上海松江的广达电子,4月笔电出口就比3月减少47%,仁宝笔电出货减少52%,电脑大厂华硕也有类似情况。

一般预期,5月解封以后,原物料供应上来,出货可以逐渐恢复,但能否全面恢复,必须要看原物料供应、港口出货速度及人员恢复移动等情况而定。

上海几家大规模台商利用所谓“环闭生产”方式因应,让员工长期居住在厂内,维持生产,但若有员工确诊,生产仍然会受到影响。有些台商工厂自行把员工宿舍分成红区、绿区与灰区,以区隔健康和确诊员工。但在多数时候,还是会因为一些原物料供应不足,导致生产或出货不顺。

另外,由于这一次上海封城管得太严,不但厂商无法顺利生产,包括台商和外商在内许多上海人民的生活都受到严重干扰,无法购买生活用品,造成生活不便,甚至生活都出现问题。

5月初上海欧盟商会问卷调查327家欧商,结果就显示近六成受访企业预计今年收入下滑,超过七成五的业者生产受到影响,九成二受访业者表示上下游供应链受到影响,八成五无法获得生产所需原物料,二成三开始考虑转投资其他国家。事实上,不只是欧商,不少日商和韩商已把家眷迁回本国,以躲避上海过于严格的管制。

上海台商的家数与生产规模都比欧日韩商要来得多,尤其是台商在两岸之间所扮演生产链的角色,关系更为紧密,我们相信上海台商不论在生活与生产上受到的影响都更有甚之。

过去几年,因美国对大陆出口产品课征重税,已经有不少台商选择转单回台湾生产,如今再受上海封城的打击,相信会有更多台商选择把部分工厂或生产移回台湾,尤其美国已选择与大陆生产脱鉤,在此大环境之下,未来台商可能会持续出走大陆,长期而言,已可预见两岸经贸关系势必受到相当可观的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